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ITIL,DevOps,ITSS,ITSM,IT运维管理-ITIL先锋论坛

 找回密码
 微信、QQ、手机号一键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721|回复: 1

[生活杂谈] 累死你的不是工作,而是不懂得取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8 10: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onicazhang 于 2016-4-8 10:01 编辑

      来自:网络

      工作中时常会遇到这样一群人:他们总是试图要赶着再多做一件事情?这样的人明知道离会议开始只剩10分钟了,而去会场就需要10分钟,却还要坐下来回复几封邮件才出发;


      他们会答应在周五前准备好一份报告,即便在同一天还有一项重要工作必须按期完工;


      他们可能会答应周六晚上参加表亲的生日派对,即便在同一时间还有演出要去看。


      这种人的逻辑就是:我可以两者兼顾,因此根本不考虑取舍。而更重要的问题是,这种逻辑是错误的。最终,他们要么开会迟到;要么在最后期限那天一项工作或者两项都无法交工(或者两项工作都完成得很不好);要么参加不了表亲的生日派对, 要么没去看演出。在现实中,接受任何一个机会都无疑需要你舍弃其他几个机会。

640?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jpg


      所谓的解决方法是不存在的,有的只是取舍。

      取舍是真实存在的,无论是在个人生活还是在职业生涯中都是如此。如果不接受这样的现实,我们就注定会像大陆航空公司一样,受困于“横跨战略”中,被迫毫无选择地牺牲一些收益,而这可能不是我们主动设计的。


      我曾与一个管理团队合作过,他们在安排事情的优先次序方面需要一些指导。当时,他们正纠结于确定 5 个最重要的项目,让他们的科技部门在下一个财年中完成,其中一名经理人对此尤其苦恼。她坚持要确定 18 个“最 优先”项目,我坚持让她只选 5 个。她带着清单回到了自己的团队,两周后 回来时带来了她努力精简后的版本——只减少了 1 个项目!(我一直很想知道那唯一一个被精简掉的项目为什么没有达到标准。)由于拒绝作出取舍, 她最后把应该用于 5 个项目上的时间和精力摊到了 17 个项目上。不出所料, 她没有取得理想的结果。她的逻辑是:我们可以搞定一切。很显然,事实不是这样的。公司高管是对取舍现实性接受程度最差的人。


      要理解人们为何如此热衷于拒绝取舍,其实并不难。毕竟,从定义上就可以知道取舍会涉及我们想要的两件事物。你是想要更多收入还是更多假期?你想回完下一封邮件还是准时去参加会议?你看重工作速度还是质量? 很显然,当我们必须在两个自己想要的事物中进行选择时,就会倾向于二者兼顾。然而,不管主观上多么想鱼和熊掌兼得,但实际上就是做不到。


      每当面对取舍时,非精要主义者总会问:“我怎么才能二者兼顾?”而精要主义者却会问一个更尖锐但更能使人脱离困境的问题:“我要的是什么?”精要主义者会主动作出权衡取舍,成为自己行动的主宰,而不是坐等 别人的驱使。正如经济学家托马斯·索厄尔(Thomas Sowell)所言:“所谓的解决方法是不存在的,有的只是取舍。”






    你要么创立一家伟大的公司,要么创造伟大的思想

      商业巨著《从优秀到卓越》(Good to Great)一书作者吉姆·柯林斯(Jim Collins)曾得到过彼得·德鲁克的忠告:你要么创立一家伟大的公司,要么创造伟大的思想,但是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吉姆选择了创造思想。正是缘于这种取舍,尽管现在他的公司里只有3个全职雇员,但他的思想却已经随着他的著作走进了千万读者的心里。


      尽管有时取舍会给人带来痛苦,但却代表着一个意义重大的机会。通过强迫自己权衡两者并战略性地选择那个对自己最有利的,就能极大地增加实现自己目标的机会。就像西南航空,因为选择始终如一,便可享受到成功的硕果。


      最近在一次飞往波士顿的航班上,我就注意到了这样一个例子。当时我正与一对父母聊天,他们要去看望在哈佛读书的儿子。看得出来,他们为有一个能在哈佛读书的儿子感到骄傲。我很好奇这一家人采取了什么样的策略,孩子才有机会进入哈佛读书。他们说:“我们也曾让他尝试做过很多不同的事情,但是一旦看清这件事不可能成为他的“大事“,我们就会商量不再让他继续做。”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所有的父母都应该怀揣着让孩子进哈佛的梦想, 而是在于那些运用精要思维的父母,能够自觉清醒地决定自己的目标就是让孩子进哈佛,并且懂得要取得成功必须做出战略性的取舍。这种思维逻辑在个人生活中也是适用的。





     我到底要的是什么?

      精要主义者将取舍视为生命中内在固有的组成部分,而不是先天消极的部分。他们不问:“我应该放弃什么?”而是问:“我要大干一场的是什么?” 类似这样小小的改变,日积月累将会产生意义深远的影响。     


      在一篇发表于《纽约客》上的名为《笑吧,笑翠鸟》的文章里,大卫·塞德瑞斯用幽默的笔法描述了他在澳大利亚灌木丛的游览经历。在徒步旅行时,他的朋友兼当日导游跟他讲了一件她在一次管理课上不经意间听到的事情。


     “想象一种有四个燃烧器的炉子,一个燃烧器代表你的家庭,一个是你的朋友,一个是你的健康,一个是你的工作。为了成功你必须去掉一个燃烧器,为了真正成功你必须去掉两个。”


      当然,这只是个玩笑罢了,我并不是建议大家为了像精要主义者那样生活,就必须在自己的家庭、健康和工作之间进行抉择。我要建议的是,当有一个选项优先于家庭,另一个优先于朋友、健康或工作,而又必须从中进行选择时,我们就需要问一问自己:“我到底要的是什么?”


      取舍既不能被忽视,也不能被诋毁。我们应该主动拥抱它,自觉地作出具有战略性和经过深思熟虑的取舍。


审视每一个机会,如果对努力要实现的最终结果没有太大贡献,就不做那么多不同的事情。

在关键性战略领域,做出理智、慎重的权衡取舍。

强迫自己权衡两者,并战略性地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


——本文摘编自《精要主义 》



640?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jpg
发表于 2016-4-15 09: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谢谢分享!!!!!谢谢分享!!!!!

本版积分规则

购买ITIL 4中文教材及Foundation和中级过渡认证、DevOps专家认证、ITSS服务经理认证报名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艾拓先锋网 ( 粤ICP备11099876号-1 )|网站地图

Baidu

GMT+8, 2019-12-10 21:37 , Processed in 0.15454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